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葡萄牙之旅,她的道歉让我想哭:没关系,我很快就会不喜欢你了

2022-12-01 22:45:59 326

摘要:1,大西洋起伏汹涌的波涛,坚韧而又徒劳地拍打着罗卡角的绝壁。小茵跺了跺脚下硬梆梆的岩石,怔怔地说:非哥,你就是个罗卡角。我知道小茵这句话的意思——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徒劳的波涛,而我就像是岿然不动的绝壁。我叹了口气:小茵,真的,别在我这儿打消耗...

1,

大西洋起伏汹涌的波涛,坚韧而又徒劳地拍打着罗卡角的绝壁。

小茵跺了跺脚下硬梆梆的岩石,怔怔地说:非哥,你就是个罗卡角。

我知道小茵这句话的意思——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徒劳的波涛,而我就像是岿然不动的绝壁。

我叹了口气:小茵,真的,别在我这儿打消耗了。

小茵没吱声,呆呆地盯着绝壁之上的一对老外情侣在那里渲染爱情。

原创照片:拍摄于葡萄牙的罗卡角

我们结伴同游葡萄牙的最后一站,是罗卡角。

在大航海时代来临之前,欧洲人认为罗卡角就是大陆的边缘,再往前就是既无法逾越又一望无际的大西洋,它就是欧洲大陆的天涯海角。

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,罗卡角从地理意义上的“天涯海角”,变成了人们心理层面上的“天涯海角”——不但会有很多游客到这里观光许愿,还会有很多情侣到这里海誓山盟。

我不由得心里犯嘀咕,这可真是尴尬的最后一站。

尴尬我也必须得说:小茵,感情这事是有一票否决权的;追求也好,拒绝也罢,本身并无对错。只是但凡一方没感觉,就会是一个巴掌拍不响。

小茵拂了拂被海风吹乱的长发:我知道呢。

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我就没资格让人家的青春在我这里打消耗战。

我说:抱歉,真的别再坚持了,没有结果的。

小茵沉默了一会儿,低下头也对我说了一声抱歉。

然后她抬起头补了一句:没关系,没关系的。你再等等,我很快就会不喜欢你了。

她是笑着说完这句话的。

而我听了,居然想哭。

原创照片:葡萄牙的罗卡角

2,

我和小茵是在一次背包客的聚会上认识的。

那是我用了100天时间环游新疆、西藏、尼泊尔之后回到北京,旅行圈子里的人在朋友老K的酒吧搞了一次聚会,大家关上灯一边喝酒,一边看我分享一路拍摄的幻灯片。

你知道,放幻灯片需要一个助手,一边帮你把幻灯片从相册里拿出来按顺序放进卡盒,一边帮你把放完的幻灯片从卡盒里拿出来,再按顺序收回相册。

负责干这个活的人是老K指定的,他别有用心地安排了小茵。

小茵做得很仔细,也很吃亏——整个分享活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,小茵小心翼翼地忙碌着,既没功夫喝酒,也没办法专注地看完所有的照片。

网图,仅作示意参考

活动结束,我到吧台要了一瓶啤酒,递给小茵并向她道谢。

小茵微微一笑:非哥,太精彩了!你旅行的玩法太让人羡慕了!

那个瞬间,我觉得这个小丫头笑得很晴朗。

小茵面带羡慕和期望:非哥,你下一站计划去哪儿啊?

我说:应该是去欧洲吧,意大利,或者它对面的克罗地亚。没想好呢,也许是葡萄牙。

小茵拢了拢长发:能不能带上我,算我一个?

我有点犹豫,因为我最喜欢的旅行方式是独旅。

小茵撅了撅嘴:非哥,刚才你出尽风头,我可是默默帮你摆弄了两个小时的幻灯片呢!

我点了点头,心想要不先应下来吧,反正总是这个规律——嚷嚷着要跟你去旅行的人很多,真到临门一脚时,大概率都是说说而已。

没想到小茵迅速冲我伸出小手指头:拉勾算数!

天啦,众目睽睽之下,你让我陪你玩过家家呢?

该死的老K还调暗酒吧灯光,直接给我们两个打了一束追光!

众人目光聚焦,再不伸手人家小丫头可真下不来台了。

于是在一帮人的起哄声中,我们拉了个勾。

老K一脸坏笑地凑过来:小茵,这家伙不缺心眼儿,缺女朋友呢!就刚才起哄的人里面,有好几个已婚的未婚的女的,都想把丫给收编了,丫还死活看不上人家!你要不要试试?

小茵没搭话,抿着嘴笑,笑出一颗欢快的小梨窝。

我给了老K一拳:滚!

老K滚之前还不忘给小茵添砖加瓦:这家伙傻直男一枚,就喜欢丰满的长发女孩,小茵你万事俱备,自己想辙借东风啊!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!

小茵没忍住笑,她笑着点了点头。

网图,仅作示意参考

3,

你知道,酒吧是个煽情的地方,在这里玩的感情小火苗,别太当真。

架不住小茵的小火苗,好像玩得是真的。

周末,小茵打电话约我:非哥,来我的小店坐坐吧。

小店在南礼士路上,是个温馨的书店加音像店。我进门的时候,店里正放着新裤子乐队的一首歌——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。

我就笑:小茵,这首歌的第一段歌词,对你来说不吉利!

第一段歌词是:“我最爱去的唱片店,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,曾经让我陶醉的碎片,全都散落在街边。我最爱去的书店,它也没撑过这个夏天,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,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……”

小茵给我倒了一杯咖啡:管它呢,我喜欢这首歌的结尾!

结尾的歌词是:“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,他不会伤心,他也会伤心。

我点了点头:开店是赚钱,好歌是艺术。经济能让这个世界运转,但我不相信经济;艺术不能让这个世界运转,但我相信艺术。你是这个意思吗?

小茵顿住了:非哥,你太狠了,一针见血!

我摆了摆手,低头喝咖啡。

小茵笑嘻嘻地补了一句:难怪老K上次说,她们都想把你给收编了,还说什么已婚的未婚的。

差点没把我给呛着:小茵,咱换台别这么猛行吗?

小茵往我对面一坐:不是,非哥,你这款吧,还真挺唬人挺招人的!

我反问:我唬你了吗?招你了吗?

小茵咬了咬嘴唇:唬了,也招了。

头条正版配图,仅作示意参考

4,

小茵和我就这么开始了。

开始其实很简单,就像莫文蔚《阴天》里的一句歌词:“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,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。”

为什么开始总是妙不可言呢?

因为恋爱初期的两个人无论有多少故事,干的都是同一件事——发力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好,同时也在发力收集对方的好。

但这个阶段,终将会迎来时间的检验。

没过多久我就知道小茵为什么开着书店和音像店,却根本不在乎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的第一段歌词。

她开店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,所以也不怕“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”或者“它也没撑过这个夏天”。

那就是她爸砸钱给她弄了个具体的事做,用一个店来拴住她,免得她成天无所事事,或者跟人学坏。至于挣钱,她家里根本就不差钱。

这倒也无所谓。

有所谓的是一次聊天。

我所在的建筑设计事务所经营困难,眼看着就要歇菜,我开始四处投简历找工作。

看着我忧心忡忡,小茵说:非哥,把你的简历给我一份呗。

我清汤寡水地笑了笑:啥意思?到你那儿做店小二,还需要看简历?

小茵打了个哈哈:我让我爸给你安排一个工作。

我抬头丢给小茵一个问号脸。

小茵说:瞧你太费劲了,简历丢给我爸,也就几个电话的事儿!

我这才反应过来。

反应过来之后我陡然发现,小茵脸上笑出的那颗梨窝依然好看,但跟我开始有了明显的距离。

同在一个城市,有人为了生存需要竭尽全力地咬牙打拼,有人为了活得有一点质量需要苦苦讨要;而有人却可以唾手可得,完全不理解前者的频道。

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。

小茵不理解打拼者的难,不理解打拼者的尊严,算不上是她的错;毕竟她距离那种生活,实在是太遥远。

我必须保持我的骄傲以及我在这座城市打拼的斗志,也算不上是我的错;这并非“男人好面子”的那种简单——我无法接受小茵给我的唾手可得的东西,是因为一旦接受,它必然会扭弯我未来生活及个性的全部轨迹。

你可以说这是一种较劲,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迂腐,但不可否定的是,对曾经年轻的人来说,这份骄傲的倔强是宝贵的。

我当然知道小茵的出发点是为了我好,只是小茵不明白——失去了这份骄傲的倔强,你在酒吧看见的你认为神采飞扬的人,还会是你心甘情愿“被唬了被招了”的人吗?

白天不懂夜的黑,白天没错,黑夜也没错。

但白天和黑夜,能牵手共存吗?

5,

开始真的很简单——“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。”

没想到接下来也像《阴天》里的歌词:“爱恨情欲里的疑点、盲点,呼之欲出,那么明显。”

小茵是善良的,也是可爱的。

她想收编我,也是认真的。

但她只是喜欢听摇滚,她自己却并不摇滚。

她想跟我一起去玩自由行,却不太清楚,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。

终于,我向这份注定没有结果的美好,挥刀喊停。

小茵看上去并不伤心,甚至都不觉意外,但她有属于她自己的倔强——她并不放弃,依然关注我的生活,依然会在朋友聚会时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,依然会想约我一起去看电影,依然会给我推荐一张CD或是一本书……

这份一如既往的包围对我来说,不但感觉尴尬,而且感到窒息。

看上去并不伤心,其实是真的伤透了心。

老K终于忍不住给我丢了一段话:最开始我觉得你和小茵挺合适的,才给你俩搭了一根线;没料到成了乱点鸳鸯谱。你小子也不是东西!别跟人家玩开头啊!懂不懂管杀管埋呀?你好歹得让人家丫头软着陆,别伤了人家!

我点了点头:确实不是东西!但是,软着陆一定比硬着陆好吗?

老K张了张嘴,想续上一句,又发现续啥都是白说。

我只好去试一试软着陆。

但是,你想让一个一帆风顺了二十几年的女孩接受失败,是很难的一件事。

何况还是感情上的失败。

我再去小茵的小店,她刻意放的是孟庭苇的歌。

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,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……

网图,仅作示意参考

6,

我又要出门旅行了,去葡萄牙。

小茵说:我跟你一起去。

看我一脸犹豫,小茵冲我伸出了小手指头。

我叹了一口气,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拉过勾。

小茵垂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说:非哥,你要带上我,我一定要跟你出门旅行一趟。也许……回来之后,我就松开手,放了你,也放了我自己。

我鼻子一酸,点了点头。

我们一起去坐里斯本的有轨电车,一起去看埃武拉的人骨教堂,一起去品尝波尔图的葡萄酒……

像一对儿情侣。嗯,像一对儿始终带着忧伤旋律的情侣。

在波尔图杜罗河畔的酒吧,小茵问:非哥,回去之后,你还会去酒吧放幻灯片吗?

我点了点头:老K都跟我提前约好了。

小茵又笑出一颗欢快的小梨窝:那我还去给你打下手。

这句话我没法接。

小茵幽幽地叹了一口气:你就不能装一次,骗我一次,哄我一次?

既然上一句都没接,这一句就更没法接了。

小茵又笑了:非哥,你就当咱们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,然后你输给我了,选的是大冒险,我出的题是带我去葡萄牙度蜜月!

我依然接不上话,我只是伸手把她轻轻搂到怀里。

小茵用额头蹭了蹭我的下巴:嗯,有点扎人呢。

原创照片:葡萄牙的波尔图

7,

葡萄牙之旅的最后一站,是罗卡角。

小茵使劲跺了跺脚下硬梆梆的岩石,怔怔地说:非哥,你就是个死硬死硬的罗卡角。

我叹了口气:小茵,放手吧,不是你不好,得不到跟好不好没任何关系,别拿你的青春在我这儿打消耗战了。

小茵看了看眼前的大西洋:可是我好想把它都耗给你。

我心里一酸——我要怎样才能斩断这个不忍斩断但又必须斩断的粘稠啊!

我只好心头一硬:抱歉,真的别再坚持了,没有结果的。你会很痛苦,我也会很难受。

小茵沉默了一会儿,低下头说:抱歉……我知道你难受,我知道你别扭,我知道你真的不忍心,我也知道你真的不爱了……

然后她抬起头补了一句:没关系,没关系的。你再等等,我很快就会不喜欢你了。

她是笑着说完这句话的。

而我听了,真的想哭。


#旅行##故事##情感美文#

关注@老非2020,分享旅行故事。

文字原创,未经本人允许拒绝任何转载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