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曾经风光一时的“蓝宝石”葡萄何以沦落为“烂宝石”?

2023-04-07 21:10:34 3545

摘要:徐卫东在展示“(东方)蓝宝石”(2017年)“徐卫东对你的‘蓝宝石’有什么建议?”我问贾润贵。我从管彦康的葡萄园回来时,徐卫东已经离开弥勒,没能碰面。2017年8月,我受徐卫东的邀请参加一年一度的神园葡萄新品种品鉴会。那一年神园的主推品种就...

徐卫东在展示“(东方)蓝宝石”(2017年)

“徐卫东对你的‘蓝宝石’有什么建议?”我问贾润贵。我从管彦康的葡萄园回来时,徐卫东已经离开弥勒,没能碰面。

2017年8月,我受徐卫东的邀请参加一年一度的神园葡萄新品种品鉴会。那一年神园的主推品种就是“(东方)蓝宝石”,很奇特的外观,很平庸的口感,没有给我留下好印象,倒是上百位参会人员现场表现出来的激情和渴望让我感叹不已,回来后写了一篇《你,为什么如此痴迷新品种?》,以告诫那些新品种的痴迷者。

贾润贵就是这上百位痴迷者之一。

在这之前,他还在神园玉溪基地品尝过这个品种。“20元一粒,我尝了三四粒,当时觉得口感还是挺好的,很脆,能带皮一起吃,有一股清香味,外观也漂亮。他们介绍这个品种不用处理,省工省力,我就感觉这个品种还不错的,所以那年就在神园买了3000多棵苗,种了12亩。”贾润贵回忆道。同期种下的还有13亩“阳光玫瑰”和2.5亩的“妮娜女王”。

贾润贵在疏除“蓝宝石”的日灼果

2019年,他种的“妮娜女王”大火,卖出198元/串的高价,2.5亩的产值抵得上12亩的“蓝宝石”。贾润贵懊悔不已。今年“蓝宝石”的表现更是一塌糊涂,满园都是日灼果,这让他彻底失望。

“一般葡萄三片叶子出来时就能看到花穗了,但‘蓝宝石’到了第五片叶子还看不到花穗,我的心就慌了。那一年的投入也是很大的,光苗木就花了十几万元。”贾润贵指出“蓝宝石”的第一个问题——成花难。

“但是我从老管的园子看,产量还过得去啊!”管彦康种“蓝宝石”要比贾润贵晚一年,但种的面积要多得多,130亩,今年初投产,预计产量是1.2吨/亩,而贾润贵去年的产量只有500多公斤/亩。

管彦康(右)和贾润贵在交流“蓝宝石”的种植经验

“如果敢要产量的话,第二年亩产2~3吨都可以。”管彦康为了提高品质,把原来的大穗尽量疏小,减少了很多产量:“老贾说的成花问题,我认为不是问题,我采用长枝修剪,留6~8个芽。”

“我留得短,只留了4~5个芽。”贾润贵解释道:“‘蓝宝石’的长势太旺了,我还是按照往常的施肥习惯,导致后期从主干、主蔓到结果枝都很粗大,控旺没控好,花芽外移,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品种的特性,就采取了中梢修剪,没有长梢修剪,导致花芽偏少……”

“这个种植密度是不是也偏大了?”我推测道。葡萄的种植密度和留枝长度跟品种的生长势密切相关,我接触过的像“巨峰”、“美人指”等生长势强旺的品种都适合稀植和长梢修剪。

没有结果的新梢(2019年)

“是的,我的行株距是2.6米×1米。”贾润贵应道。

“我的更密,行距2.6米,株距0.75米。”管彦康抬杠道。

“你觉得这个密度有没有问题?”我问管彦康。

“现在看没问题,只要长梢修剪就行。”管彦康应道:“而且从经济角度,密植比稀植划算,我们先把投资的钱拿回来。”

“那看来旺长和成花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嘛。”我分析道。

“蓝宝石”的日灼症状

“今年我最主要的问题是日灼。”贾润贵指着树体上不成样子的“蓝宝石”果穗说道:“这个品种的果皮很薄,在第一膨果期结束、快到硬核期的时候,工人都不能碰,上午碰,下午就会出现日灼。”

“把果粉碰掉了?我觉得不是根本原因。”我质疑道。指状品种都容易发生日灼,尤其是碰到云南高原的阳光。但我在管彦康的园子里却基本看不到日灼的现象,估计跟他的树形有关,V型架,结果部位很低,上部枝叶茂盛,能遮挡所有的直射光。

“我的园子虽然很少有日灼发生,但前段时间突然放晴后,还是发生了一次气灼。”管彦康指着果穗上的小点点说:“这种就是气灼的症状,一点一点的,每串都有,很均匀的。我用了日本进口的HB-101和昆士汀,基本上能恢复。”

“蓝宝石”的气灼症状

“那‘烂宝石’的称谓从何而来。”这是我前几天在建水听到大伙对“蓝宝石”的一致评价。

“‘烂宝石’除了日灼和气灼,最主要的是白粉病。”贾润贵解释道:“这个品种因为果粒抱得比较紧,采下来的时候往往看不出有白粉病,但实际上里面已经感染白粉病了。如果一入库,存放一周或者10天再拿出来,打开一看全部是白粉病烂果,去年包括我的‘蓝宝石’和建水的‘蓝宝石’都是这种情况,所以就叫它‘烂宝石’了。”

去年5月12日我在建水尝过第一批上市的“蓝宝石”,口感还不错,糖度能超过20%,售价是48元/公斤。但随后的变化急转直下,这片“蓝宝石”连同建水数千亩的“烂宝石”尽数被改接,现在整个云南估计就数管彦康的种植面积最大。

已高接换种的“蓝宝石”种植园

“你的‘蓝宝石’能控制住白粉病吗?”我问管彦康。

“我今年从一开始就注意预防,像巴斯夫的健达,好多种防白粉病的药剂。”

“前期我用百泰、福美双来预防,到中后期,膨果期快结束时,就用拜耳的露娜森加巴斯夫的苯菌铜一起来防控。”贾润贵补充道。

“那这个病还是可控的?”

“可控的。”贾润贵继续说:“还有梢与梢之间的密度一定要把控好,间隔15~20厘米,如果通风透光不好,温度又高,白粉病就容易发生。”

“我的园子里到目前还没有白粉病发生。但去年这么一搞,大部分做‘蓝宝石’的果商都亏钱了,今年估计是买不到这么高的价格了。”管彦康不无忧虑地说。

管彦康在查看“蓝宝石”的结果状​

50天后,管彦康的“蓝宝石”上市,售价30元/公斤,是同期上市的“阳光玫瑰”的一半价格。而贾润贵已经砍掉所有的“蓝宝石”,高接成“阳光玫瑰”。

这也是徐卫东给他的建议:“换了吧!”

2020年5月20日



作者简介

清扬,1991年毕业于浙江(农业)大学园艺系,南京农业大学硕士学位,高级农艺师,《中国果业信息》专栏作者,2014年12月创办《花果飘香》微信公众号,2017年11月入驻《今日头条》,2018年11月获“2018年度十大三农头条号”称号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